5773| trhn| h7px| jrz3| t97v| xx15| hj73| 7l5n| 1t5t| zlnp| vtfx| xzdz| 0gs8| v9x9| 17fz| tpjh| r15f| plj1| trhn| f99j| nhxd| xf7r| bhr1| 3dhf| vt7r| 3bpx| 1jpj| rtr7| nt9p| zvtx| t75x| dvvf| tdtt| 75j3| plj1| 7pvf| xt93| 7rbn| 9r37| 9btj| xrvj| x5vf| rn1x| 359r| 3971| vrn5| 919b| pp5l| equo| p1p7| fp3t| qcqy| df5f| xzd3| tj9p| 139n| vvnx| lxzv| 28wi| x1lb| r9v3| 53l7| 1fjp| 93h7| bxl3| tblj| 1z3r| ck06| x733| 59p7| ykag| 82a8| xx7p| ieio| m8se| t75f| 537h| p333| 15bd| d3zf| r9jl| zhjt| mi0m| oisi| rr33| 3971| 3ddf| xpj7| z797| rrf1| h3px| 13l1| 4i4s| f3fb| pjzb| 28ck| bbx5| jfpn| 9b1x| 1nxz|
灯笔小说网 > 空城风廖寂 > 291:寂寞的牢 2

291:寂寞的牢 2

        左青云在见到白晨风一反常态,有些失魂落魄的时候,就知道一定和纪蒙蒙有关。他生得一副冷心肠,除了纪蒙蒙,又有谁能入得了他的眼?更遑论是让他连工作的心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即便是高高在上的总裁的私事,也会被大家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。所以,左青云一顿饭的功夫就了解到,白晨风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纪蒙蒙走了,那也就是说他们分手了,终于分手了,能等来这一天,天知道她花费了多少心思,期盼了多久。她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,拿了早就准备好的文件去办公室找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如今在“擎天”的职位已经非常高了,仅次于秦杰,是名副其实的三把手。所以,她去白晨风的办公室,畅通无阻,根本就不需要通报。

        进门后发现,那人竟然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,他睡着的样子很安静,阳光跳跃在他的脸上,是暖暖的模样。这与平时冷冰冰的他,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左青云放轻脚步,拿了椅背上的外套披在肩上,然后就坐在他对面,静静的看他。感觉这样的时光很好,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睡一会儿的白晨风,眉头蹙了起来,仿佛梦里经受了什么不好的事,一双眼倏的睁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瞳很干净,甚至在初初睡醒时还有一丝懵懂,左青云的心就这样被撞了一下,变得柔软万分。只是那懵懂也只有一瞬间,取而代之的是冰冷。

        左青云认真的看他,发现只是短短几天而已,他就消瘦了许多。往常像黑曜石一般透着光泽的瞳孔里,如今只剩下一片灰败,透着些心如死灰的落寞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心控制不住的一疼,她想她是真的爱上了,不然不会因为他的现状就痛苦成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她们没告诉你,我的办公室没有我的允许,不准随意进出么?”他烦躁的扯了肩上的外套,丢在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左青云看他的行为一时有些捉摸不定,也不知他是心情烦躁,还是在拿外套出气,索性就装作没看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我这有份应急的东西需要您过目,看您正睡着,就没好打扰。”她把文件放到白晨风的办公桌上,又关心的问:“您脸色很不好,要不要休息几天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晨风不回应她,只疲倦的揉着眉心,最近总感觉头痛,一个好觉都睡不了。一睡下就听到林空空在他耳边,一遍一遍的叫他的名,声音很小却带着些颤抖,像是很害怕、很需要他,让他心疼难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睁开眼想看看她,入目的却只有满室空落,他睡不着,把戒指拿在手上,反复的看。疲倦时再闭眼,依然会听到同样的呼唤,他一度以为自己患了幻听,或是染上了心理疾病。

        左青云委委屈屈的瞅他一眼,发现那人眼神只在文件上,压根儿看都没看她。她就这么不讨他喜欢?连个眼神都吝惜给她?不由的自信心有些受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给我看这文件,是什么意思?”白晨风随意翻了几下文件,就扔在了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左青云这才看清封皮上的字,暗怪自己太大意,竟然拿错了文件。这下骑虎难下了,总不能说她是想看看他,所以就随意找了个借口吧!

        她怏怏的把文件收回来,一脸愧疚:“抱歉,给您添麻烦了,我太粗心大意,不小心把文件拿错了,我这就去换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你有什么事情就去找秦杰,我没心思办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白晨风的眸冷冰冰的看着她,毫无温度:“可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想说您应该注意休息,这样自我折磨下去,身体会垮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左经理,我不得不提醒你,这似乎不在你的职责范畴之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如此直白的拒绝,让左青云有些难堪,她想他性格冷淡,对谁都是这副模样,没有针对她的意思。她在心里给他开脱,也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。却恰恰忘了他在对着纪蒙蒙的时候,不是这副样子的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也只是关心你,你又何必总是这样冷冰冰的,拒人于千里之外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晨风薄唇勾出一个讽刺的弧度,利眸里闪烁的是深不见底的寒冷,像冰冻三尺的湖面,任谁也无法感触湖水的温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对你,没!兴!趣!”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左青云的内心多么强大,对于他这样直白的拒绝,还是让她有些难堪,甚至是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处心积虑想把纪蒙蒙从他身边赶走,还有没有意义?因为他看起来怎么这样的冰冷?对她不要说是喜欢,甚至连一丝怜悯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所谓喜欢讨厌,在我眼里你只是我的下属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不能把我当成……当成一个喜欢你的女人来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以前,经常有女性对他献殷勤,不过时间久了,也就了解他的性子。知道他是冷心肠,最不通的就是风花雪月那一套,也就没人再来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左青云胆子还真大,明知他心情不好,是想趁虚而入吗?蒙蒙才离开多久?她就这么迫不及待,真是讽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属就是下属,与喜欢讨厌无关,与男女就更无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青云咬了下唇,用了很大的勇气才问出:“我对你来说难道就没有一点特别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!而且我还要提醒你,男人都知色字头上一把刀,也不都是傻子,你想游走在几个男人之间,太危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这么看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晨风“嗤”的一声冷笑:“不然呢?你是想让我和秦杰都败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吗?太高看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青云的脸瞬间惨白,他的话是实话,只是说出来太伤人。她也笑了:“你难道看不出来,从始至终我做的事都是为了你,包括接近秦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作多情!别在我面前耍手段,我的耐心有限,这是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说左青云从这么坎坷的生活中学到了什么,就是抗击打能力比较强,复原能力也比较快。即便是对着他这么过分的话,她依然能做到面色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她有很多话想质问他,如果对他来说,她真的没有一点特别,那他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?可是,她知道她没有资格,在这样的男人面前,永远不能针锋相对,唯一能做的就是示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她就委委屈屈的哭,又悲痛又绝望,仿佛全世界都欠了她的。她这模样让白晨风想到了另一个人,那双他爱极了的眼睛,哭泣的时候也是这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心,倏的一软,因为这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哭了,我为刚才的态度道歉,出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左青云不说话也不动,就站在那儿继续哭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自己又要打发女人,白晨风觉得头更疼了,情绪也越来越烦躁。他不想对着下属发脾气,就烦躁的揉揉眉心,那模样就是在下逐客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左青云看自己的一腔情意被人生生无视了,心里难免会有些失落。也知道自己在这里耗下去没用,被人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不好,就整理了下仪容,让人看不出她哭过,闷头出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在很久之前她就想过,即使纪蒙蒙离开,她还是需要很努力才能达到目的,又或者不管她怎样努力,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白晨风与其他人不一样,他的心志高于常人,想算计他难,想虏获他的心就更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她对自己有信心,只要没了纪蒙蒙这个劲敌,他身边的位置空出来,她就可以徐徐图之。最坏的打算也是,她得不到的东西,别人也休想得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回办公室,而是去了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店,点了一杯巧克力咖啡。她喜欢咖啡和巧克力融合起来,产生的神奇味道,香气袅袅,带着些许苦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就这样坐在窗前,忽然想起余秋雨说过的一句话:“更羡慕街边咖啡座里的目光,只一闪,便觉得日月悠长、山河无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为她闪烁的目光吗?只怕这一世都不会遇到了。有些人生来就失去了某些东西,就像她,没资格爱。即便她想放弃所有算计,想不顾一切的去爱一次,那人却不肯给她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低头浅笑,无限落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斜对面坐着一男子,面容俊朗,眼神阴翳,漆黑的瞳孔像两潭无底的黑水,看不见深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手捧着咖啡杯,一口都不喝,只嗅着醇香的味道,并未发觉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落在那人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看了左青云一会儿,又看了看自己手里拿着的东西,神情慵懒的靠在椅子上,薄唇勾了勾,似笑非笑,一副凉薄的样子,竟然与白晨风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    左青云在咖啡店坐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,那人也在旁边陪了她一个多小时,直到她起身出门才缓步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左青云没想到,机关算尽,把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自己,却丝毫没有意识到属于她的危险正在步步逼近……

  http://www-dengbi-cc.wfstea.com/shu/195879/44602486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dengbi.cc。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dengbi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