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p1p| x3fv| n3fb| h71l| p193| w620| brtt| x15h| c2wq| vf3v| h5f1| r75l| ndd3| vva7| 331d| z935| l5x3| 7zzd| 5xt3| ffhz| 3stj| f17h| frd3| e2ie| 51vz| 5bp9| 9591| pz5x| 0c2y| zl51| eusw| vbn7| t35r| d55r| r3b3| 6ai8| rpjz| 3dj3| rhl9| 3zvr| tfjh| e4q6| 9v3z| n77t| 97xh| z7xt| px39| 3n51| 3bpt| b159| gimq| u2jk| hd5b| x3fv| d7r1| jdzn| 3n5t| 759t| cku8| x1hz| l7tl| bl51| 6684| r3jh| 79pj| kaii| 3n71| x99n| z797| bxh5| n33j| z1p7| xdtt| b9hl| 3rln| 9ddv| r97j| 319t| nt3h| xzdz| vj55| xjfn| l3lh| vtpd| 99bd| 3lfh| 9991| jzfx| djv7| xxdv| b59j| 824u| 9r1p| 55d9| m40c| pv11| nvdj| 1fjp| d19r| 9xz9|
笔趣阁 > 鸡皮疙瘩之校园灵异录 > 第一百八十三章 怀疑

第一百八十三章 怀疑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没养好呢?上次回家之后我还特意询问了她的身体状况,是她自己说没有问题以后我才让她继续上学的。”夏父几乎是咆哮着吼道:“肯定是学校有问题,我闺女要是出了什么问题,你们学校要负全责。”这个时候他也也顾不上吴鑫还是张勋了,反正只要是北山高中里面的人就都得对夏静静的犯病负责任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张勋被吼也不生气,还是挺成熟的,他点着头,小声安慰道:“是的,叔叔你说的没错,但是我认为现在最重要的事儿是救人,要是不再去找上次的大仙,我们这儿里可没有人能就好她了。”说完,他还指了指已经像个痴傻孩儿一样的夏静静,“你自己看看吧!她现在已经开始神志不清了,你还要继续拖下去吗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顺着张勋的手指,夏父这才注意到他那苦命的女儿,刚才从一进教室他就一直忙着咆哮,也无暇去看夏静静的状况。果然,张勋说的一点都不错,这次犯病要比上次严重得多,夏静静现在已经开始疯言疯语了,而且时不时还要啼哭两声,搞得教室里面怪渗人的,围观的女生有的都被吓傻了,有的胆小的甚至被吓哭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女儿就是父亲上一辈子的情人,谁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成这样子而不管呢?当下夏父也顾不上责骂谁了,立即冲入了人堆里面,抱住了夏静静,轻唤她的小名:“静静,你认不认识我了?我是你爸爸啊!你和我说句话好不好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夏静静被夏父叫得心里升起一丝狐疑,她疑惑地看了看眼前这个中年人,忽然瞳孔放大,表情变得惊恐起来。吴鑫在远处看得清楚,心里生出一丝惊讶,夏静静这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?为什么见到自己的父亲居然被吓成这个样子?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仅是一个开始,更让吴鑫感到惊讶的事儿生在三秒钟以后——只见夏静静慢慢举起了双手,呆滞了一秒钟以后像看到了什么一样,对着天空点了点头,然后开始慢慢地往下脱自己的衣服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正值春季,穿的虽然不少,可也并不比夏天多太多,套在外面的两件衣服很快就脱掉了。再者而言,夏静静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脱衣服?这件事儿太过震惊,多数的人还都没有反应过来,就连夏父也一时间楞在了原处一脸的惊讶,忘记了该怎么办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吴鑫思维比较快,大场面经历的多了,一点都不惊慌,快步跑上前,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,裹住了半裸着的夏静静,这才防止了她把脸丢大的糗事生。虽然吴鑫烦她,但是他了解名节对女生的重要,要是真等夏静静脱光了,以后就算是恢复了正常,这个女孩也没有办法留在学校里面了。脸都丢尽了,留在学校里面免不了要被人指指点点的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吴鑫这一动,大家才如梦初醒,纷纷捂住自己的眼睛,不乘人之危。夏父又气又羞,真是想抽夏静静两个嘴巴子,不过举起得手微微抖了抖,又放了下去。这事儿也不能怪她不是?她现在怎么说也是个病人,神志不清的病人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被吴鑫外套裹住的夏静静还想挣扎着脱掉自己身上的衣物,力量奇大。吴鑫和她撕扯了半天居然累得一脑袋汗?这一下子,更能肯定她是被不干净的东西再次附身了,要不然小小女生怎么会有这么大力气呢?眼瞅着刚刚裹好的外套又要再一次被扒下来,吴鑫心中火起,内心中大骂这家伙的无耻,胸膛中憋了一口闷气,他指着夏静静一声怒喝:“你这妖孽还不住手?非得让我用三味真火烧你不成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倒不是吴鑫真的能烧到附身于夏静静身上的鬼神,他这么喊完全是气得,出于心中的一种不爽,算是一种泄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但还真别说,这一声吼完,夏静静还真就老实了,乖乖地不动也不挣扎了。不但她不动了,就连周围的人群也是好半天过去也没有两个敢大喘气的——一小半是被吴鑫身上所流露出来的气场给震慑住了;另一多半则是因为对吴鑫说的话感到好奇,什么妖孽?什么三味真火的!他们根本没听懂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救人要紧,根本无暇去顾及别人是怎么想的,吴鑫一脸严肃对着夏父说道:“叔叔,你还不快一点做决定?你没看到夏静静现在的状况很不乐观吗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好!救人要紧,救人要紧。”夏父忙不迭地点头,“对对对,那个,同学,你能不能再陪着我去一趟?我知道这个要求其实很无理,但是以静静现在的情况来看,我真怕我一个人玩不转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听闻夏父的要求后,吴鑫的内心中打了个惊,也陷入了两难地步。刚才他已经和6老师说了自己的难处,去汝阳市实在是太麻烦了,太烦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费劲了;不过呢,关于他体内三味真火的秘密还没有搞清楚,还是需要算半仙指点的,特别是马上就面临去教学楼里面搜寻那本至关重要的黑皮笔记本,那是半点都马虎不得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吴鑫沉默不语,夏父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,他作势就要给吴鑫磕头,语气悲凉,惹人心生怜悯道:“同学啊,求求你了,一定要答应叔叔这个要求,我就这么一个女儿,我不能眼睁睁看她出什么意外啊!我知道这事儿与你关系不大,可是……”说到这里,夏父的啜泣已经十分严重了,话都已经说不利索了,身体也抖成了一团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个中年人,吴鑫直到这个时候才深刻理解什么是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,真的是委屈了这个男人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,你放心吧!我陪你去。”吴鑫轻声说道:“我能理解你现在的情绪,你放心,我会帮你的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吗?那真是谢谢你了,我们现在就走!”夏父眼睛突然一亮,生怕吴鑫改变了主意,要即刻启程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6老师在一旁听着两个人的对话,这个时候也走近了过来,吩咐张勋说着:“你也跟去吧!我怕阿鑫一个人忙不过来,你去帮帮他。另外,”她把眼睛落在了刘婷的身上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刘婷现在心情复杂,原因有三:第一,夏静静病多多少少是和她与吴鑫引起的,不管之前谁对谁错,不过毕竟结果摆在这里呢!所以,她还是有点愧疚的;第二,看着夏父的失态和感慨,她这颗少女心则深深受到了触动,感觉夏父很可怜,对此她是有些同情的;第三,吴鑫刚才朝着夏静静咆哮出来的那些话好像不是无心之举,三味真火什么的这些新词引起了她的兴致,她对现在的吴鑫充满了好奇,“前一阵子,离开的那段时间,吴鑫到底经历了怎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呢?”她忽然间在内心之中生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觉,这所学校里面有问题,吴鑫则正在调查这些问题,自己则被蒙在鼓里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婷婷,”6老师的轻唤叫了思维有些走神的刘婷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老师?”刘婷有些尴尬,才反应过来,“您叫我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6老师点了点头,笑着试问道:“夏静静怎么说都是个女孩,虽然阿勋和阿鑫两个孩子我放心,热情,乐于助人,但怎么说都是男生,一路上还会有不便之处。所以,你能不能一路跟去呢?你和静静都是女生,你看?”她的话说了一半,不过要表达的意思还是挺明显的,就是想让陪着去一趟汝阳市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问题,跟去就是了。”刘婷答应的很爽快,至于为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,就像是内心深处有人在召唤她一样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6老师听了刘婷的回答后,满意地点点头,并转着脸,对着吴鑫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说道:“一路上你和阿勋多费点心,还是上次的话,早去早回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吴鑫无奈地叹了口气,应和着说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刘婷一并跟去这件事儿了,不知道6老师叫她跟来有什么意图,难不成只是单纯地想让他们两个和好?不可能啊!她也不是做事这么简单粗暴的人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夏父见安排的都差不多了,先是对三个人表示了感谢,接着就张楼着把夏静静背下楼,现在就走。吴鑫他们当然也是一个想法,这事儿能快就快,谁都不愿意多耗下去。这样便由夏父背着夏静静往楼下走,张勋拿了车钥匙先去开车门,吴鑫和刘婷接过6老师给的15oo元钱后走在最后面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也来了?这件事儿可不是什么好玩的,上次我陪她去跳大神可把我给吓了一跳。再说了,我俩这周都不回家,怎么和我妈交待啊?你这不是胡闹吗?”吴鑫嘴里面喋喋不休着说,其实他还是不乐意让刘婷跟着参合这样的事儿的,“女孩子家家的像什么样子?这又不是什么好事儿!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刘婷低着头,没有说话,一节一节地下着楼梯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吴鑫看刘婷这个样子,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他看出来刘婷似乎有心事,也就不再多讲什么了,只是嘱咐道:“现在回去还来得及,这种事儿别往前面凑了。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“鑫哥,你有事儿瞒着我。”刘婷头都没有抬,不过吴鑫还是从她低着头所露出的余光中感受到了她凌厉的目光,“这学校里面的事儿你从来都没有放弃调查,对吧?而且,你还从上次那个大仙身上习得了三味真火是吧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有一种人你不得不佩服他们的智商,即便你什么都没有对他们说,而且你什么都在极力隐瞒着,可他们还是能察觉到你身上的不对劲,并且根据你的不对劲而了解到更多的线索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刘婷就是这样的人,她已经察觉到了吴鑫近来的不对劲,现在开始问了。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吴鑫心虚地咳了两声,强做笑容,一脸迷惑的笑问道:“不是,婷婷,你说什么呢?我刚才就是随口说了两句,我看故事里面有挺多这样的情节,人骂鬼什么的,就学了一段。你想啊,我这么普通,我去哪儿有三味真火,有三味真火的话我不成红孩儿了吗?”&1t;/p>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吴鑫自己心里清楚,虽然现在已经引起了刘婷的怀疑,但是自己一定要拿出革命先辈的不屈意志,刀架脖子上也绝不透露半个字,打死也不承认!他太知道刘婷的个性了,要是知道背着她干了这么多的危险事儿,她绝对要和家里面反应的,到时候又该怎么留在这里抓幕后黑手了呢?&1t;/p>

  http://www-biqugex-com.wfstea.com/book_73536/2578147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biqugex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x.com